联系电话:0512-00000000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 
新闻中心
  说来也是奇异,此时战乱频发,人丁凋落,偏偏有着最华丽的音乐、辞赋和服饰,男子好傅粉,女子的发髻更是盛大奢侈,琳琅满目。今天是虞清嘉新婚第一天,上头又没有长辈压着,不必担心迟到,白芷卯了劲打扮自家小姐。虞清嘉的嫁妆里带来了满满三匣子钗环、珠翠,白芷早就准备出来,她看到梳妆台上还有两个木质细腻的盒子,奇怪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...
  不对!虞清嘉猛地意识到,这杯酒,本来该是皇帝喝下去的。只不过尹轶琨奉承皇帝和广平王,皇帝才将这杯酒赐给皇后。也就是说本来该倒下的人是皇帝,皇后不过是代为受罪。
 
 
 
友情链接: 百度 腾讯 360 谷歌 搜狗 必应
版权所有?恺阳的意思有限公司 苏ICP备1234567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