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在线下单

联系我们

公司介绍 COMPANY INTRODUCTION

  虞清嘉惊讶,其他人也吃惊地叫了一声:“分家?”

  廖政却没心思询问慕容栩口中的绝色佳人,他的目光久久凝在另一个背影上,眉峰不由皱起。这个人罩着宽大的幕篱,白纱一圈圈缠绕得尤其紧密,只能瞧到模模糊糊的轮廓。然而廖政身为废太子的老师,在东宫出入了许多年,即使只是一个影子,也让他产生一种奇怪的熟悉感。

  “王妃,奴婢并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系统没有应答,虞清雅越来越惶恐,系统这是在计算什么,怎么发热这样厉害,连她的脑域都被影响到了?要知道系统可是寄生在她的头脑里,这样做对她有没有影响?

  系统静默了一会,它去查了古代律法,发现子女仅是忤逆父母都要被绞死,殴打、残害长辈就更不必说了。如果不幸闹大,整个家族都会被牵连,即便是隔房叔伯官位都难保。虞清雅这种情况,显然是死局中的死局。

  虞清雅和系统说:“看来我们的猜测没错,景桓确实出身小富之家,故而才能精通音律,那天陪虞清嘉合奏的,恐怕也是她。只是经逢家变,才流落成贱籍。这样有些姿色又原本出身不差的女子,最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,好拿捏的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