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在线下单

联系我们

公司介绍 COMPANY INTRODUCTION

  白蓉松了一口气,知道虞清嘉刚才的气劲已经过去了。然而白蓉心里苦笑,虞清嘉直言不讳,说白蓉是慕容檐的人,可想而知,虞清嘉心中还有隔阂。

  虞清嘉放下茶盏,笑道:“我自小身体寒,这才总是备着暖身子的药,让婶母见笑了。”

  虞清嘉很利索地答应了,将自己的茶换给慕容檐:“好啊。”

  虞清嘉这才收下,敛起袖子端端正正给袁夫人和周夫人行礼:“谢夫人厚爱。六娘无以为报,日后必记着两位夫人的恩善。”

  屋里的丫鬟们噗嗤一声笑了,即便是心怀不轨的柳流苏听到,也觉得好笑又解气。六小姐看着活泼好相处,骂起人来竟然也这样牙尖嘴利,气死人不偿命。

  礼部的人听到这里血都呕了好几升,慕容檐当政后,成德太子平反案很快推动,如今成德太子及慕容檐在那次变故中丧生的嫡庶兄长全部恢复名号。慕容檐本人倒一直是琅琊郡王,明武皇帝在杀了太子后,没过一年就思念起自己最爱的幼孙,临终前最后一道敕令就是恢复慕容檐的封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