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陆与注册×
两周内自动登陆 忘记密码?


注册

你的位置:首页 > 关于公司 > 公司介绍

  本公司致  眼看皇帝和尹轶琨的言论越来越放诞,其他臣子低着头,敢怒不敢言,而几个耿直的老臣实在看不过去了。一个老臣站起身,拱手道:“圣上,太医署说您头疾日重,宜忌酒戒色,请圣上保重龙体。”  宋太后和虞清嘉的声音同时响起,宋太后瞭了虞清嘉一样,口气不善:“哀家宫里一众内眷,召外男进来,成何体统?”   虞文竣看见马车跌跌撞撞地跑走心都要跳出来了,他本想立刻叫人去追,但是他那一瞬突然想到,这次敌袭多半是冲着公子,来人必然不清楚琅琊王究竟在不在队伍中,这才会在他们行路途上刺探。若不然,以当今那位九五之尊,真确定了慕容檐的行踪,直接下斩首令就好了,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在路上埋伏?

 

  显阳殿里,白芷又累又开心,她激动的一夜都没睡,今日一大清早,就来殿里伺候虞清嘉。没想到白芷来的时候,白蓉已经在了。白蓉正在说宫里的事:“……安乐侯昨天不肯睡,一直哭。直到二更,哭累了才睡着。她的乳娘一大早来给宫里递了话,说……”   这不过是五六天前的事情罢了。   可是她前段时间表现的太高调了,谁都知道她自学医术,能治老君的病,若是她现在突然推辞,惹人生疑还好说,恐怕众人会一股脑谴责她不孝。虞清雅冷笑,升米恩斗米仇,看李氏就知道了。   虞文竣看着虞清雅的态度暗自皱眉,但他还是耐心将话说完,道:“你乃是虞家女,断没有给人做妾的道理,即便那是皇族也不值。如果你不愿意,我这就上折子,弹劾皇后自作主张,轻侮世家,让她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    慕容檐的手指在唇角流连片刻,慢慢移动到虞清嘉唇尖。他手指微凉,在她的唇瓣上轻轻点了一下。这个感觉一触即分,虞清嘉这才感到那个地方有丝丝的疼,似乎流血了。   叛军的大部队列阵在正门,邺城的守军也全被吸引走,没人想到对方的目标竟然是一扇不起眼的侧门。叛军声东击西,邺城守军大意中计,而里面的人趁守军不注意,内应突然暴起杀死门卫,打开城门,放早就等候在外面的精锐部队进城。 “宋家。”虞清嘉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皱眉,宋太后被虞清雅所杀,虽然是宋太后自作孽,可是谁让弱者有理,宋家平白没了一个太后,哭天抢地,不依不饶地扯着虞家要说法。虞清雅早在自甘做妾的时候就被虞家扫地出户,然而这是虞家内部的事情,对于外人来说,虞清雅终究姓虞。出了事,他们当然揪着虞家不放。   虞二媪放下心,问起另一个要紧问题:“你和郡王殿下……相处得如何?”